私募:2016栽在经验失灵 2017将巨变

第一财经网   2017-01-01 本文章1138阅读

2016年的A股市场,很多职业投资人都“栽”在过去的成功经验之上,比如过于重视风险控制、过度热衷于中小创的投资。展望后市,价值投资者会再次迎来投资的春天。

深圳丰岭资本董事长金斌是资本市场的一位老将,做过券商的分析师,也做过公募基金的研究总监、基金经理,后来创办了深圳丰岭资本。这位私募老总在岁月年初接受中国基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6年的A股市场,很多职业投资人都“栽”在过去的成功经验之上,比如过于重视风险控制、过度热衷于中小创的投资。展望后市,价值投资者会再次迎来投资的春天。

金斌认为,未来A股市场那些习惯于炒概念、追热点的投资者会越来越遭到市场的打击,股票市场会出现两极分化,一类股票会迎来牛市,另一类股票也许会迎来长期熊市。一些行业虽然“平淡”,但行业里的优质公司不会“平淡”,会让投资者赚到大钱。这些行业不局限于少数几个热门行业,实际上,每一个行业都可能会诞生这样的公司。金斌更偏好那些冷门行业的公司,因为热门行业太多的投资者盯着,上市公司股价对未来预期的反映非常充分,买股票实际上是买“预期差”,一些冷门行业里的优质公司,更可能让投资者获取超额收益。

回首2016:我们被过去成功的经验束缚了

“我们2016年收益基本上是没亏没赚,打平了,我对这个业绩当然是不满意的。其实,今年的市场风格是适合我的操作风格的,但我们太过于谨慎了。”金斌说,2016年年初,他本人对未来的监管方向判断不清楚,对未来的预期不确定,也不知道未来市场的风险点在哪些地方,操作上偏于谨慎,整体仓位大部分时间低于10%。

在金斌看来,做股票和做实业完全不同,做实业是怕错过机会,但做股票的话,如果犯了大错,就有可能一辈子都翻不了身,找机会的前提是控制好风险,股票市场永远都充满机会。在券商研究所、公募基金做过十多年的分析师、研究员、研究总监和基金经理,金斌在股票投资上的风险控制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体系,他掌管的私募产品,3.6%是历史上最大的单月回撤。正是因为对回撤的严格控制,反倒束缚了丰岭资本旗下产品在后来市场反弹时获取更高收益。

有鉴于此,金斌觉得,今后应该把产品的回撤控制放宽一点,比如正常情况下放到10%左右,这样在市场上涨时产品盈利的可能性也会提高很多,夏普比例会更高一些。

总结2016年,金斌觉得自己最大的不足,就是被过去成功的经验束缚了手脚。

不唯金斌,今年的A股市场,很多职业投资人都受制于这一缺陷,比如过去做得顺风顺水的私募基金,大部分的年度都是正收益,在2016年的A股市场,突然取得了负收益,为了把业绩做上去,很容易在市场下跌的时候大举加仓,结果股票市场挖了一个坑后再挖一个坑,导致这些职业投资人非常被动。

这种急于将业绩由负转正的心理,会导致一些私募管理人作出投资决策时是非理性的,甚至不排除赌一把的心理。而在以往的市场环境中,这些职业投资人在市场恐慌性下跌时去抄底,很容易取得成功。过去的这种成功经验复制到今年的A股市场,但遗憾的是,今年的A股市场跟以往太不一样,尤其是中小创股票,跌了之后继续跌,股价跌跌不休根本看不到底部,以至于部分私募管理人和职业投资者一错再错。

过去屡试不爽的经验在今年的A股市场确实是失灵了。“如果不及时转换投资理念,很多职业投资人过去的成功经验会对他们今后的投资形成极大束缚,甚至过去几年赚的钱都会全部赔进去!”金斌断言。

展望2017:A股市场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金斌认为,2008年以前的A股市场,主要是2005年至2008年这几年里,以“五朵金花”为标志,价值投资者大赚特赚,那些热衷于炒概念的投资者则大多以失败收场。

从2008年开始,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反而很难赚到钱了。这背后的根本原因,在于2008年之后A股市场大部分股票实现了全流通,股票上涨,大股东直接受益。但在2008年之前,由于股权分置,股价上涨和大股东的利益没有直接关系。

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现象:A股市场上市公司大股东开始重视股价的涨跌和市值管理,大股东的做市值动力很足。如果投资者从2009年1月1日期,按照市值从小往大买,如果组合里买100只这样的小市值股票,并且一直持有不动,到2015年年底,组合的投资收益会高达30多倍!这一投资收益率会打败A股市场所有的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泽熙投资除外).

所以说,从2009年到2015年其实是垃圾股的天下,太多的小市值题材概念股股价一飞冲天,造就了中小创的大牛市,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则非常难熬。

但在2016年,A股市场的拐点到了:第一,很多此前被热炒的壳公司市值动辄100亿以上了,这些垃圾股估值非常高,对未来的业绩增长预期已经充分反映;第二,随着IPO的加速,股票的供给大大增加。同时,过去大部分股票的再融资是定向增发,从2017年开始,这些定增的股份逐步解禁,这也会大大增加市场的供给。

从以上逻辑出发,金斌表示,过去两三年投资者看基本面甚至会成为笑话,但从2017年开始这一风气会明显改变,一些上市公司的市场份额会不断提升,议价能力强,即便是传统行业,也会迎来很好的投资机会。

以家电行业为例,2003年,大宗商品迎来大牛市,家电行业整体毛利率只有10%左右,彼时,在卖方做分析师的金斌向买方机构推荐家电股时,一度还遭到嘲笑。后来,家电行业整体的净利润从2%提升至现在的15%左右,行业集中度大幅提升,利润增速比收入增速还快,未来中国很多行业都会产生类似家电股这样的大公司。

其次,在金斌看来,随着改革的不断推动,以前很多行业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会得到根本改观,一些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在节能环保、产品研发、市场推广方面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会不断享受改革释放的红利,把骗子公司挤出市场。以医药行业为例,过去是以药养医,一些药企的产品疗效很一般,但受政策庇护仍然占有不少市场份额,未来只有那些产品真正具有疗效的医药公司才能取得更好跟快的发展,收入和利润增速会大大超过市场预期。再比如保险行业,以前是高收益率的万能险销售量不错,因为给了银行大量回扣,未来专注于保障险的保险公司会得到长足发展。

对房市谨慎对汇市相对乐观

金斌对未来房地产市场比较谨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房价相对于老百姓(603883,买入)的收入来说确实是太高了,上市公司的高管在北上深等一线城市买方的压力都很大,中国又有多少人是上市公司的高管呢?而从政策面来看,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作的!既然房子未来更多回归到住房属性,投机和投资属性就会减弱。

对于汇率,金斌认为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恐慌压倒了基本面。中国在贸易上巨大的竞争优势(爱基,净值,资讯),以及中国政府防控资产价格泡沫、降低金融杠杆的举措,人民币在基本面上并没有贬值的基础。目前人民币贬值,更多的是预期的自我加强,以及老百姓对生存环境的焦躁及恐慌造成的。但这种建立在恐慌交易基础上的“趋势”并不牢固,最后很可能被一根阳线改变信仰。

2017年宏观上最有可能超出市场预期的两大变量:一是中国的M2增速可能显著低于预期;二是人民币可能会升值。

金斌认为,汇率的变动跟大部分老百姓的关系很小,中国的外汇储备那么高,每年有将近5000亿的贸易顺差,根本不用过多担忧汇率会大幅贬值。

对未来利率市场的判断,金斌认为利率不会太高,目前这个位置很可能是短期高点。实际上,利率不是央行决定的,而是由经济基本面决定的。央行只是顺应了经济基本面的“趋势”而已,未来中国经济增速降低一点很正常,也很有必要,一旦经济增速下来,对资金的需求就不会像以往那么强烈,这就决定了全社会的资金成本不会很高。

今年以来,大众商品持续涨价,不少投资者担心未来会产生通胀,金斌认为,外围经济如果复苏强劲,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就会加强,有可能会对中国产生输入性通胀。

“在这些资产类别中,我相对更看好股票。”金斌的逻辑是:房地产、债券、大宗商品等资产同质性都很强,从这里面找阿尔法收益确实比较困难,这些资产往往都是齐涨共跌的,一旦市场是往下的,就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但股票市场的同质性要弱很多,未来股市分化会越来越明显,结构性的机会将层出不穷,这种同质性不是很强的资产,反倒容易抓住机会一些。


一键咨询